主页>世界高新 >【网路卖酒争议】一个号称要发展亚洲硅谷的政府,为何如此歧视网

【网路卖酒争议】一个号称要发展亚洲硅谷的政府,为何如此歧视网

2020-06-13 | 文章出自:
【网路卖酒争议】一个号称要发展亚洲硅谷的政府,为何如此歧视网
A shop assistant puts up a "closed" sign in a wine and spirits store in Moscow July 7, 2006. Russian stores have run out of imported spirits due to late deliveries of new excise stamps, denting grocery chains' sales and leaving the nation with a narrow Soviet-era choice of local vodka and beer. REUTERS/Sergei Karpukhin- RTR1F9WW

对于是否开放网路卖酒这个议题有兴趣的人,不妨先看完今年三月底的 网路卖酒意见徵集 ,大约两万四千多字,由即将上任的数位政委唐凤所主持,会议中有政府相关单位、法学专家、赞成网路卖酒、反对网路卖酒等参与者。综合目前所看到的网路是否可以卖酒的支持或反对意见,这边也提出一些应该予以釐清的争议:

反对网路卖酒,是为了保护儿少?还是为了降低酒驾?

关于酒驾,其实大多数的情况是在外面喝完酒之后,开车回家而造成的,在家里喝完酒才又开车出门的不是没有,但却是少数。在网路上买酒,通常就是为了在家里喝。所以网路卖酒跟降低酒驾之间的相关性,其实是偏低的,这也就是为什幺即使连反对网路卖酒的人,也并没有太强调酒驾这件事情上。以三月底会议的逐字稿,酒驾只有被提及 13 次,但儿少却被提及了 37 次。

所以保护儿少族群免受酒害,才是反对网路卖酒的主轴,而且并不只有避免儿少喝到酒类饮食,还包含了要保护儿少避免家属酒后的家暴。但这与网路卖酒有关吗?儿少主要能接触到酒的管道就是学校与家庭,其实这才是保护儿少的重点,而不只是哪里可以买到酒。

想保护儿少的人,真的了解儿少所面临的酒瘾问题吗?

当然,学校与家庭在政策上能介入的範围很有限,于是只好从销售通路下手,但我们真的知道有酒瘾的儿少,是怎幺拿到酒的吗?其实应该先调查这些资料来作为讨论的依据:未成年族群酒瘾比例有多少?未成年酒瘾族群所喝的酒,来源有哪些?未成年族群透过网路电商的消费比例有多少?

简单来说,如果未成年族群的酒类饮食来源其实是家属,或是帮派的成年人所提供的,那幺不管是限制了网路的酒类交易或是实体通路的交易再严格,效果都有限,但是却反而带来了副作用:当酒越难取得,就越容易让有心人拿酒来控制无法取得的人,而且这些案例几乎都不会显示在统计数字上。

但是很遗憾的是,我看不到反对网路卖酒的一方,对于儿少的酒瘾情况有多深入的了解,没有看到相关的数据而比较多是意识形态的想像,没有对于陷入酒瘾的儿少发自内心的关爱而只有对于酒类出于表层的仇恨与愤怒。但是政府的施政,该被这样的道德绑架与情绪所左右吗?当一个人赞成网路卖酒,就该被贴上不道德、危害儿少健康与安全的标籤吗?但也许那些自以为很道德、很保护儿少而反对网路卖酒的人,其实反而让有酒瘾的儿少陷入被他人以酒所控制的处境?通往地狱的路,往往由善意所铺成。当我们没有对儿少酒瘾有足够的了解时,所表达的善意真的有所帮助?

反酒驾的人真的懂酒驾吗?

刚刚有提到,我们在做决策的时候应该依据资料,所以对于酒驾这件事情,我们应该要掌握的数据又有哪些呢?酒驾的人都在哪里喝酒?酒驾的人喝的酒是哪里买来的?酒驾的人是临时起意喝酒、计划性地喝酒还是规律性喝酒?酒驾的人喝的是固定或特别挑选的酒,还是只要有酒精就可以?是自己一个人喝还是都跟很多人一起喝?

如果发现酒驾的人是临时起意在超商买酒去跟朋友聚会,喝完开车回家而且大多发生在深夜,那幺其实可以做的事情不就是禁止超商在深夜卖酒吗?而在这种情境下,能计画性挑选特定酒款的网路买酒,会跟酒驾有关吗?

所以什幺样的人会在网路上买酒呢?不急着喝酒的人、偏好特殊酒款的人、在固定私人地点喝酒的人以及买酒不方便的人等。而这些特徵,跟酒驾的情况有任何交集吗?在网路上买一瓶好的威士忌,摆在家里的书架上,遇到值得庆祝的事情,才自己喝一杯,然后就去睡觉,期许做梦也会笑,这能联想到酒驾?

开放网路卖酒,因为取得酒的管道变多,所以酒驾的可能性因此而增加,这是一个幻想还是一个能被证明有统计上显着差异的现象呢?过去台湾便利商店快速增加,让更多人随时、随地都能买到酒,而这个现象对酒驾案件的冲击又是如何呢?反酒驾的人,是用意识形态在反酒驾,还是用科学与统计在反酒驾?是充满厌恶因此除之而后快,还是真的想努力改变现况因此愿意理性传递怎幺做才能有效反酒驾的方法?有没有可能开放网路卖酒之后,大家买了好酒都在家里喝而不必去餐厅点很贵的酒,因此反而减少了酒驾的案件?这很合理不是吗?

酒驾等于酒瘾吗?

此外,常常有人会搞混这两件事情。酒驾的人,一定有酒瘾吗?或是有酒瘾的人一定会酒驾吗?其实这两者之间当然有交集,但是交集并不大。有酒瘾的人,大多是在人际关係上的连结偏弱,于是只能寄託在酒,因而产生依赖与成瘾。但是酒驾则不一样,大多酒驾的人在人际关係上的连结反而正常,但就是在与朋友的聚会上或是在交际应酬的时候喝了酒,觉得自己没醉所以才开车上路。

如果真的要解决一个问题,不是应该要先了解那个问题的成因吗?而如果真的了解那个问题的成因之后,还会连坐式的将不相关的事情都牵扯进来吗?因为反酒驾,所以反网路卖酒,不就是这样子毫无逻辑的牵扯与干涉吗?

试想,如果今天立了一条法案,说因为心脏病发而无法控制车辆,即使导致车祸也可以减轻其刑。这时候有人说,喝醉之后也一样无法控制车辆,即使导致酒驾车祸也应该减轻其刑,试问反酒驾的人对这种连结又做何感想?将心比心,在讨论是否要开放网路卖酒的过程中,反酒驾的人一再将这件事情与酒驾牵连在一起,真的恰当吗?

【网路卖酒争议】一个号称要发展亚洲硅谷的政府,为何如此歧视网REUTERS/Michaela Rehle
一次污名化两种人:品酒的人和网路使用者

其实最让人傻眼的是,反对开放网路卖酒的人,其实都在製造敌人,而且一次得罪了品酒的人和网路使用者两大族群。

对于品酒爱好者来说,最痛恨的莫过于酒瘾沈迷者和酒驾犯罪者,因为这些人的存在让他们原本正当健康而有文化的品酒行为在社会上被误解、被污名化了。其实品酒爱好者是非常乐意推广「适量饮酒」与「喝酒不开车」的,因为那也能让自己的嗜好不再被社会所误会,可是反对网路卖酒的人,却听到酒就开始不理性,直指喝酒的人就是社会败类、国家毒瘤,连原本能帮上忙的朋友最后也不得不翻脸变成敌人,何必呢?

同样的,网路使用者知道网路的影响力有多大,如果善用网路作为宣传的管道,那幺要做儿少的保护或是酒驾的宣导其实都可以事半功倍。但是现在并非如此,反而将网路视为万恶的渊薮,所有网路的交易都太过神秘、太过先进、太过自由,所以能禁止就禁止,能不开放就不开放。

但是这反而更糟糕,因为没有给网路一个发展自我管理的机会。想想看,今天如果有一个网路电商在卖酒,然后控管不佳把酒卖给儿少,网路的族群会如何挞伐这个网路电商?这就是网路的自我管理机制,其实网路使用者的抵制,比任何法规的处罚都还要严厉许多。可是现在却连试办网路卖酒都被取消,还有一堆人指责网路做不到其实实体通路更做不到的事情,把网路视为仇敌,何必呢?

工具没有善恶,端看使用的人如何发挥

网路就像是刀子,有的人拿来做出一道好料理,也有人拿来杀人,不过今天网路却直接被假设为所有的人都只会拿来杀人而不会拿来做出一道好料理。你说,这公道吗?而这样看待网路的人,真的懂网路吗?当你真的懂网路之后,你就会知道怎幺善用网路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倡议或目标,而不是只想用没有根据的言论试图控制自己一点都不了解的网路,最后被网路使用者反噬,一定死得很惨。

所以关于酒这件事情,我们要提倡的是好的品酒文化,还是去对抗任何跟酒有关的事物?而关于网路这件事情,我们要去善加利用网路的优势,还是去禁止任何跟网路有关的事物?举例来说,网路是一个资讯系统,透过适当的设计,可以做到实体通路不一定能做到,或是得花很大量资源才能做到的事情。以「禁止卖酒给曾经有酒驾纪录的人」这件事情来说,如果政府提供去识别并加密的酒驾纪录资料可供比对或进行验证,则网路电商要做到轻而易举,但是实体通路却几乎不可能做到。

其实根本挡不住网路买酒,国内不能买国外却可以

说了那幺多网路卖酒是否应该开放,但其实以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就算台湾没有开放网路卖酒,但是台湾政府可管不了国外的酒类电商,所以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国外的网站上买了一瓶威士忌,而这笔营收与税,几乎都被其他国家赚走了。相反的,台湾许多小型酒商,空有优异的产品,却被限制不能在网路上销售,生存在这个小市场已经够苦了,甚至政府还不让你在网路上卖酒,那当然就更没有机会透过网路接触到全球的市场。一个充满希望的产业,就这样被打压了。

网路是无国界的,政府可以继续禁止台湾在网路上卖酒,那最后的结果就是想要在网路上卖酒的人最后只能出国卖酒,而想要在网路上买酒的人则更没有限制了,现在就可以在全世界的网路上买酒。所以真的有达成禁止的目的吗?显然没有。

【网路卖酒争议】一个号称要发展亚洲硅谷的政府,为何如此歧视网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enjoying a beer. REUTERS/Kai Pfaffenbach
政府为何歧视网路?

对于网路使用者来说,其实只是再一次的感受到了自己被政府歧视而已。当然,并非所有部会或官员都如此,经济部商业司的张峯源专门委员就在网路卖酒意见徵集说:

那幺,财政部,你要不要说说看,为什幺网路不能卖酒呢?原本列为优先法案的网路卖酒案,在近日竟 主动撤案 ,这个对网路电商的法人充满歧视的举动,真的是一个想要发展数位经济、号称要促成亚洲硅谷的政府该做的事情吗?